•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邁達高分文獻丨經皮穴位電刺激對胃食管反流病患者胃食管動力的綜合作用及迷走神經機制

    作者:寧波邁達醫療儀器有限公司 瀏覽: 發表時間:2022-07-29 16:54:35





        

     

    背景/目的眾所周知,食管和胃動力障礙是引起胃食管反流?。?/span>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GERD)癥狀的原因之一。雖然近些年開發了一些 GERD 新療法,但還缺乏同時針對胃和食管的治療。本 試驗旨在研究經皮穴位電刺激(Transcutaneous Electrical Acustimulation,TEA)對 GERD 患者反流相 關癥狀及胃食管功能的影響,并探索其可能機制。 

    方法:共計納入 30 名無效食管動力 GERD 患者,隨機分為 TEA 組和 sham-TEA 組,治療時間為 4 周。通過 GERD 調查問卷(GERDQ)、GERD-HRQL(GERD 健康相關生活質量)問卷、高分辨率食管測 壓、營養餐測試、胃電圖和心電圖,評估了反流癥狀的嚴重程度、下食管括約?。↙ower Esophageal Sphinctor,LES)壓力、食管遠端收縮積分(Distal Contractile Integral,DCI)、胃容受性、胃慢波以及 自主神經功能。

    結果: sham-TEA 組相比,4 周 TEA 治療明顯降低了 GERD 患者 GERDQ(P=0.011)、GERD-HRQL (P=0.028)評分,并改善了營養餐誘發的飽腹感(P<0.001)和噯氣(P<0.001)。雖然只有刺激過程中 TEA 顯著增強 LES 壓力(P<0.05),但單次和 4 周 TEA 治療都提高了 DCI(P<0.05),并減少了濕咽測試 中食管無效收縮的發生率(P=0.02)。此外,相比 sham-TEA 以及基線,4 周 TEA 治療明顯改善了胃容受 性,增加了餐后正常胃慢波百分比。與此同時,TEA 還增強了迷走神經興奮性(P=0.02),我們還發現迷走 神經興奮性與LES壓力(r=0.528;P=0.003)和DCI(r=0.522;P=0.003)成正相關。

    結論:本研究中的 TEA 治療改善了反流相關癥狀,增加了 DCI,減少了濕咽期間食管無效收縮的發生 率,改善了胃容受性和慢波。GERD 癥狀的改善可能得益于 TEA 通過迷走神經機制調節胃食管功能的綜合 效應。

     

    關鍵詞:胃食管反流,無效食管動力,胃受容性,遠端收縮積分,胃慢波,自主神經功能。

     

        

     

    胃食管反流病(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GERD)是一種當胃內容物反流導致不適癥狀或并 發癥的疾病,典型癥狀為反流、燒心,伴或不伴食管外癥狀和/或并發癥(1)。GERD 患病率高,患者經濟負 擔重,生活質量不同程度下降。最近一項基于大規模人群的調查研究發現,被調查的美國人中大約 40%過 去有過胃灼熱和/或反流癥狀,而近 30%被調查者在前一周經歷過這些癥狀;此外,在每天服用質子泵抑 制劑(Proton Pump Inhibitor,PPI)的患者中,超過 50%的患者仍報告持續存在反流相關癥狀(2)。

          GERD 病理生理是多因素的,包括下食管括約肌(Lower Esophageal Sphincter,LES)功能受損,例如 LES 低壓和一過性 LES 松弛(Transient LES Relaxations,TLESR)增多,無效食管動力(Ineffective Esophageal Motility,IEM)和胃動力受損,例如胃容納減少和胃排空延遲(3)。據報道,LES 低壓在病理性酸反流中 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通常會引起 GERD 不適癥狀(4)。也有據報道顯示,非糜爛性胃食管反流病 (Nonerosive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NERD)患者同樣存在胃動力異常,包括正常胃慢波比 例下降和胃排空延遲(5)。人們普遍認為,由胃擴張引發的 TLESR 是反流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6)。雖然 IEM 可能不會引起酸反流,但由于酸清除率降低,GERD 癥狀會加重(7)。IEM 通常與酸暴露、病理性弱酸反流 和長期酸反流有關。嚴重的 IEM 通常伴有明顯的食管黏膜損傷。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反流性食管炎患者 IEM 的發生率明顯高于 NERD 患者(8)。Ribolsi 等報道,反流性食管炎患者的遠端收縮積分(DCI)低于 NERD 患者(9)。另一項研究表明,反流量與系統性硬化癥患者的食管動力障礙相關(10)。其中的機制可能為食管 運動功能障礙會導致食管排空延遲、食管長時間暴露于酸和胃液,最終導致食管黏膜損傷、炎癥和反流相 關癥狀(11)。這些發現表明 GERD 癥狀可能由食管動力障礙和胃功能異常引起。

           GERD 的治療目標是改善癥狀、恢復損傷黏膜和預防并發癥。PPI 已成為大多數 GERD 患者的主要治 療方法,因為它對粘膜愈合和反流相關癥狀的緩解具有顯著作用。然而,PPI 與 GERD 的病理生理學無關??狗戳魇中g通常用于治療對藥物無效的患者。目前抗反流手術的標準手術是腹腔鏡 Nissen 胃底折疊術 (Laparoscopic Nissen Fundoplication,LNF)。系統評價和網絡 Meta 分析表明,LNF 能夠提高患者的 健康相關生活質量和 LES 壓力,并減少胃酸反流(12)。據我們所知,IEM 和胃功能受損尚未成為治療 GERD 的靶標。

           最近,補充和替代療法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針灸是一種傳統中醫療法,已被用于治療各種胃腸道疾病,包括GERD(13,14)。目前,電針(Electroacupuncture,EA)在臨床實踐和研究中更常用。報道稱 EA 可以增加動物和 GERD 患者食管收縮峰值和 LES 壓力(15,16)。經皮電針(TEA)是一種無針方法,通過表 面電極而不是針灸針刺激穴位(17)。TEA 的使用不需要醫療專業人員,因此患者可以在家中完成。TEA 可 以每天進行,甚至每天進行幾次,而由于合規性和成本問題,針灸或 EA 通常每周進行 1-2 次。TEA 已被 證明可有效改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18)和糖尿病胃輕癱患者(19)受損的胃功能。2019 年的兩項研究報道 TEA 可以增強 GERD 患者 LES 壓力(20,21)。然而,TEA 是否對伴有 IEM 的 GERD 患者有效尚不清楚。由 于既往研究已經發現 TEA 可以通過增強迷走神經興奮性從而改善 LES 壓力和胃功能,因此,我們提出假說, TEA 通過改善迷走神經通路介導的胃食管功能來緩解 GERD 癥狀。

           因此,本研究旨在探討 TEA 對 GERD 患者反流相關癥狀的改善作用、胃食管功能的綜合作用以及可能 涉及的自主神經功能機制。

     

    材料和方法 

     

    研究參與者

          本研究預計納入 30 名 GERD 伴 IEM 的患者。研究方案經長征醫院和上海東方醫院倫理委員會批準。所有受試者在參與前均已簽署知情同意書。納入標準包括:1)年齡 18-75 歲,2)愿意遵循治療計劃,3) 診斷為 GERD,并符合基于高分辨率食管測壓(High-Resolution Esophageal Manometry,HREM)和 芝加哥分類的 IEM 標準。排除標準包括:1)已知導致胃腸道動力障礙的硬皮病或皮肌炎等,2)胃或食管 手術史,3)嚴重合并癥(如心功能不全、慢性呼吸功能障礙、癌癥等),4)食管裂孔疝≥ 3 cm,5)糖 尿病合并自主神經病變,6)懷孕或哺乳期婦女,7)對心電圖電極過敏,8)熟悉穴位及其功能,或 9)以 前接受過 TEA 治療.

    研究設計和方案

          根據計算機生成的隨機數字表將納入 30 名 GERD 患者隨機分為兩組(TEA 和 sham-TEA),每組 15 人。樣本量通過 G*power 分析計算。每名入組患者首先完成兩份問卷(GerdQ 和 GERD-HRQL),然后 在基線時進行心電圖 (Electrocardiogram,ECG)和 HREM 測試,然后進行單次 sham-TEA 或 TEA 治療。第二天進行胃電圖(Electrogastrogram,EGG)結合液體營養餐測試。慢性 sham-TEA 或 TEA 每天治療兩 次,每次一小時,持續四個星期。為避免主觀偏見,本研究治療和評估又不同醫師完成,即癥狀評估者不清楚治療分組。 

          治療期間要求患者停止服用抑酸劑;只有在癥狀明顯影響生活工作時,泮托拉唑才被允許作為緩解癥 狀的緊急用藥,并記錄泮托拉唑用量。另外,要求患者每周完成 GERD 和 GERD-HRQL 問卷。治療 4 周 后,重復 ECG、HREM、EGG 結合液體營養餐試驗,評估 4 周 TEA 治療對食管胃功能及迷走神經功能的影響。

    TEA 和 sham-TEA

          治療 PC6(內關)和 ST36(足三里)被選為刺激穴位;既往研究表明:利用這些穴位可改善胃腸蠕動和增 強迷走神經興奮性(18,22,23)。PC6 和 ST36 采用雙側刺激法;兩個手表大小的數字刺激器(SNM-FDC01, 寧波邁達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寧波,中國)用于提供刺激脈沖(圖 1)。刺激參數設置如下:基于患者的耐 受性調整脈沖強度(2-10 毫安),脈沖序列為 2 秒開和 3 秒關,脈沖寬度為 0.5 毫秒,脈沖頻率為 25 赫 茲。這些參數已被證明可以改善健康志愿者中由冷營養餐引起的胃容受性和胃慢波受損(24),同時可以增 加 GERD 患者的 LES 壓力(21)。 

          sham-TEA 刺激參數與 TEA 相同,但放置位置不同。PC6 的假穴位在非穴位處距 PC6(肘上部和外 側)15-20 厘米,ST36 的假穴位在 ST36 下方 10-15 厘米處(18,22)?;颊邔χ委燁愋筒恢?。

    高分辨率食管測壓

           如前所述記錄 HREM(23)。簡要過程如下:3 分鐘測壓管適應后,然后進行 5 分鐘基線記錄以評估基 礎 LES 壓力,要求受試者以 30 秒的間隔吞咽 5 毫升生理鹽水(濕咽)10 次(25)。HREM 參數(DCI 和 LES 壓力)通過商業軟件(Medical Measurement System database software version 9.5 hours, Medical Measurement Systems Inc, Amsterdam, ON, Holland)進行評估。LES 壓力過低定義為 LES 的基礎壓力低于 10 mmHg。根據芝加哥食管動力障礙分類標準 v3.0(26),濕咽過程中 50%及以上 DCI<450 mmHg?s?cm 被界定為 IEM。

    營養餐測試

          營養餐測試與 EGG、ECG 的同時進行。我們之前的研究(23)中詳細描述了該測試的過程。確定胃容受 性的標準方法是 barostat 法。在本研究中,我們使用營養餐測試作為一種替代方法,該方法已被許多研究 人員采用(18,23,27,28)。測試過程如下:在禁食狀態下記錄 30 分鐘 EGG 和 ECG 后,要求受試者以每分 鐘 60 毫升的速度飲用液體營養餐,直到最大耐受性。最大耐受量(Maximum Tolerated Volume,MTV) 被認為是胃容受性的替代指標。視覺模擬量表(VAS,0-100)被用于記錄餐后 0 分、10 分、20 分和 30 分消化不良癥狀,包括飽脹、噯氣、惡心和腹痛。

    胃慢波記錄與分析 

           根據先前的研究,四通道 EGG 記錄儀(MEGG-04A,寧波邁達醫療器械有限公司,中國浙江寧波) 通過放置在腹部表面的六個皮膚電極采集胃慢波信號(29,30)。皮膚處理凝膠(Nuprep, Weaver and Company, Aurora, USA)和導電凝膠(Ten20, Weaver and Company, Aurora, USA)被來降低皮膚電 極阻抗。研究參與者被要求仰臥并保持安靜和靜止。EGG 記錄在空腹狀態下記錄 30 分鐘,攝入營養餐后 再記錄 30 分鐘。 

         軟件包(Ningbo MedKinetic, Inc.,Ningbo MedKinetic, Inc.,Ningbo MedKinetic, Inc.,Ningbo, Zhejiang,China)被用于分析 EGG 參數。首先逐分鐘計算 EGG 的功率譜,然后根據主頻對每分鐘頻譜 進行如下分類:正常慢波規定為 2-4 個循環/分鐘 (cycles per minute,cpm),胃動過緩為 0.5 -2 cpm, 胃動過速為 4-9 cpm (31,32)。如果正常慢波的百分比低于 70%,則稱為胃慢波異常(33)。

    自主神經功能記錄與分析

           通過從 ECG 獲得的心率變異率(HRV)進行頻譜分析從而評估自主神經功能。ECG 與 EGG 信號由一個 濾波頻率為 100Hz 的特殊放大器(ECG-01A,寧波邁達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寧波,中國)同步記錄。在 與 EGG 相同的皮膚準備后,五個 ECG 電極被放置如下:兩個接地電極在雙側鎖骨中線和雙側第二肋間隙 交界處,兩個參考電極在雙側鎖骨中線和雙側第八肋交界處,一個電極在胸骨右緣和第三肋間隙交界處 (23)。

           采用 HRV 分析軟件從 ECG 記錄中提取 HRV 信號,然后識別 R 峰和確定 R-R 間隔(18,22,23)。此外, 還計算了 HRV 信號總功率譜。低頻段(LF, 0.04–0.15 Hz)功率主要反映交感神經興奮性,而高頻段(HF, 0.15 –0.50 Hz)功率則完全代表迷走神經興奮性。在本研究中,采用的是標化值,即 LF 計算為 LF/(HF + LF), HF 計算為 HF/(HF + LF) (18,22)。

    GerdQ 和 GERD-HRQL 的評估 

           GerdQ 是一種專門用于診斷和管理 GERD 患者而設計的問卷工具。簡而言之,GerdQ 是基于六個項 目(反流、燒心、由于反流或燒心導致無法安睡或需要額外用藥、上腹部中央疼痛以及惡心)在過去 7 天 內出現頻率進行評分,得分為 0 到 3 分(其中前四項為 0=無,1=1 天/周,2=2-3 天/周和 3=4-7 天/周, 后兩項得分相反)(34)。 

           GERD-HRQL 問卷共包含 10 個項目,用于評估反流相關癥狀的嚴重程度。根據 0-5 視覺模擬量表(其 中 0 = 沒有癥狀,5 = 癥狀嚴重,無法進行日?;顒樱?,通過患者自評對每個項目進行評分。所有分數的 總和代表了與 GERD 癥狀相關的整體生活質量,分值越低 GERD 對生活質量影響越小,反之亦然(35)。

    統計分析 

         計量資料記錄為平均值 ± 標準差(SD),計數資料記錄為具體值及百分比。不同組別、不同時間的定 量數據采用方差分析;計數資料使用卡方檢驗。P<0.05 被認為具有統計學意義。最小明顯差異用于評估不 同組或時間點之間的差異。Pearson 相關分析用于確定自主神經功能與 LES 壓力、DCI 或 GerdQ 評分的 相關性。采用 SPSS 19.0 軟件進行統計分析。




     

    TEA實驗)

     

       果

     

    患者人口統計學和基線特征 

          共有 30 名 GERD 伴 IEM 的患者被納入研究,并隨機分成 sham-TEA 組和 TEA 組,每組 15 人?;颊?基本信息和疾病基本特征顯示在表 1 中。兩組之間基本信息無統計學差異,包括性別、年齡和體重指數等。此外,sham-TEA 組和 TEA 組在疾病特征方面也無顯著差異,包括疾病持續時間、主要癥狀、PPI 使用、 LES 壓力、DCI 或 GERD-HRQL。

    TEA 對反流相關癥狀和 GERD-HRQL 的影響 

           TEA治療4周改善了GERD患者的反流相關癥狀和GERD-HRQL。在4周治療結束時,TEA 組的GerdQ 評分低于 sham-TEA(7.1 ± 1.2 vs. 9.3 ± 2.7,P=0.011)。此外,與基線相比,TEA 治療而非 sham-TEA 治療降低了 GerdQ 評分(10.7 ± 2.2 vs. 7.1 ± 1.2,P < 0.001)(圖 2a)。同樣,在治療結束時,TEA 組的 GERD-HRQL 評分低于 sham-TEA 組(3.1±3.8 vs. 7.2±5.9,P=0.028),也低于基線(3.1 ± 3.8 vs. 6.7 ± 3.0,P=0.016)(圖 2b)。從第二個治療周到結束,與 sham-TEA 治療相比,TEA 治療還減少了 緊急 PPI 使用劑量(表 2)

    TEA 對營養餐引起的消化不良癥狀的影響 

           本研究采用無創營養餐測試評估餐后消化不良癥狀。飽腹感和噯氣評分在飲用后立即達到最大值,然 后逐漸下降。治療前,sham-TEA 組與 TEA 組在試驗期間任何時間段營養餐引起的消化不良癥狀均無明顯 差異。4 周治療結束時,TEA 組給與營養餐后 10 分鐘的飽腹感評分明顯低于 sham-TEA 組(33.3±11.1 vs 48.0±11.5,P<0.001)(圖 3a);類似地,TEA 組給與營養餐后 0 分鐘和 10 分鐘的噯氣評分均明顯低于 sham-TEA 組相應時間點的評分(15.3±12.5 vs. 30.7±19.8,P<0.001;6.7± 6.1 vs. 16.7 ± 11.1,P=0.02) (圖 3b);總體而言,TEA 組在給與營養餐后 10 分鐘的總癥狀評分低于 sham-TEA 組(42.7±12.8 vs. 59.3 ±24.3,P=0.042)(圖 3c)。以上數據表明,4 周的 TEA 治療改善了營養餐引起的消化不良癥狀,并加速 了餐后癥狀的恢復。兩組患者中均無報告餐后惡心,僅有少數幾位患者出現了上腹部疼痛,兩組間差異無 統計學意義。具體如下:治療前,sham-TEA 組有 4 名患者報告腹痛,評分分別為 20、30、30 和 30,而 TEA 組有 3 名患者報告腹痛,評分分別為 20、20 和 40;治療 4 周后,這些患者報告的腹痛評分分別為 sham-TEA 組的 20、0、30 和 30,TEA 組的腹痛評分分別為 20、20 和 0。

    TEA 對胃容留的影響

           本研究通過營養餐測試評價胃容受性,從而評估胃的容受性舒張。在 4 周治療結束時,TEA 組的 MTV 高于 sham-TEA 組(995 ± 101 ml vs. 834 ± 221 ml,P=0.02)。TEA 組治療前后比較顯示 MTV 從基 線時的 802 ± 136 ml 明顯增加到 4 周 TEA 后的 995 ± 101 ml(P<0.001)。然而,sham-TEA 治療后 則沒有明顯增加(793 ± 180 ml vs. 834 ± 221 ml,P=0.748)。

    TEA 對食管動力的影響 

           單次TEA增加了LES壓力(TEA 治療前9.3 ± 4.7 mmHg,TEA期間13.2 ± 5.1 mmHg,P = 0.018) (圖 4a)并增強濕咽期間的食管蠕動,體現為與 sham-TEA 相比,TEA 刺激期間 DCI 增加(384 ± 200mmHg?s?cm vs. 646 ± 353mmHg?s?cm,P=0.007)。4 周 TEA 治療顯示出類似的改善效果(DCI:373 ± 194 mmHg?s?cm,593 ± 258 mmHg?s?cm,P=0.028)(圖 4b)。圖 5 展示的是利用 HREM 測壓記錄的濕咽期間食管蠕動熱力圖譜,圖 5a 代表的是 IEM 患者在刺激前的食 管蠕動基線壓力,圖 5b 是刺激期間,圖 5c 是 4 周治療后。由圖可知,單次 TEA 期間和 TEA 治療 4 周后 蠕動增強。在 4 周 TEA 結束時,濕咽期間無效食管收縮的百分比為 50%,明顯低于 4 周 sham-TEA 治療 后(68%,P=0.02,Pearson 卡方檢驗).

    TEA 對胃慢波的影響 

         在治療前(基線),約 70%的患者在禁食狀態下顯示異常 EGG(sham-TEA 組和 TEA 組均為 11/15)。在進食狀態下,EGG 異常率約為 50%(sham-TEA 組為 7/15,TEA 組為 8/15)。由此可見,患者中的大 多數都存在胃慢波受損。雖然 4 周 TEA 治療未改善空腹狀態下胃慢波(圖 6a),但與 4 周 sham-TEA 以 及治療前的基線值相比,TEA 明顯增加了進食狀態下正常胃慢波的百分比(81.8 ± 10.2% vs. 69.7 ± 10.1%, P=0.015)和(81.8 ± 10.2% vs. 67.5 ± 11.4%, P=0.005) (圖 6b)。

    TEA 涉及的自主神經功能的機制

          TEA 刺激增加高頻(HF)比值,即增強迷走神經興奮性。HF 從基線時的 0.32 ± 0.19 增加到 TEA 期 間的 0.50 ± 0.17 (P<0.001)。在單次刺激期間,TEA 組的迷走神經興奮性也明顯高于 sham-TEA 組(0.50 ± 0.17 vs. 0.34 ± 0.16,P = 0.02)(圖 7a)。比較有意義的發現是單次 TEA 期間的 HF 與 LES 壓力呈正相關(r = 0.528;P = 0.003,Pearson 相關分 析)(圖 7b),與 DCI 正相關(r = 0.522;P = 0.003 ,Pearson 相關分析)(圖 7c)。此外,刺激期間 的 HF 與 4 周治療后的 GerdQ 評分呈負相關(r = -0.496;P = 0.005)(圖 7d)。

     

       論 

     

    通過本研究我們發現:1)TEA 改善了反流相關癥狀、營養餐引起的飽腹感和噯氣;2)TEA 明顯增強 食管動力,包括增加 LES 壓力、DCI 和減少無效食管收縮次數;3)TEA 還增加了胃容受性和正常胃慢波 百分比;4)TEA 對食道和胃功能的綜合影響可能是通過增強迷走神經興奮性介導的。

           使用高分辨率測壓,我們發現 TEA 刺激過程中 GERD 患者 LES 壓力明顯增強,與先前使用 EA 和 TEA 的研究結果一致。在動物實驗中,選用穴位 ST36 和 PC6 的 EA 能夠增加 LES 壓力(15)并減少 TLESR 的發 生(36)。在臨床研究中,TEA 可以增加 GERD 患者(21)和難治性 GERD 患者(37)的 LES 壓力。在本研究中, TEA 不僅會增加 GERD 患者的 LES 壓力,還增加了遠端食管蠕動積分。

          IEM 是一種常見的食管蠕動異常,發生在 20%-30%的 GERD 患者中,目前缺乏有效的 IEM 治療方法 (38)。既往研究指出 GERD 嚴重程度與 IEM 發生相關(39)。另有研究發現,以較低 DCI 為特征的 IEM 與 較高數量的反流事件相關(40)。雖然 EA 和 TEA 在之前的研究中被證明可以增加 LES 壓力,但它們對 IEM 或 DCI 的影響還未見報道。由于 IEM 在 GERD 病理生理學中的重要作用以及 IEM 治療方案的缺乏,TEA 對 IEM 的改善作用具有重要的臨床意義,值得進一步研究。  

          既往研究發現胃容受性受損會導致 GERD 患者出現更多的 TLESR 和酸反流(6,41)。近期研究報道,與 本研究類似的 TEA 方法可以改善健康志愿者因冷飲引起的胃容受性受損(42)(43)和 GERD 患者胃容受性受 損(23)。本研究中觀察到的胃容受性改善與這些研究的發現一致。此外,我們發現 TEA 誘導的胃容受性增 加與 GerdQ 呈負相關。由于胃容受性受損與 TLESR 和營養餐引起的消化不良癥狀相關(42),我們推測本研究中觀察到的胃容受性改善在 TEA 改善反流相關癥狀中發揮重要了作用。

          除了改善胃容受性外,TEA 還增加了正常胃慢波比例。既往研究發現在胃輕癱患者(44)和功能性消化 不良(Functional Dyspepsia,FD)患者(45)中受損的胃慢波比例相對更高。另據報道,胃排空延遲也與 GERD 患者的胃酸反流有關(46)。一項早期研究表明,52%的 GERD 患者表現出胃動力異?;蛭嘎ㄊ軗p (41)。在本研究中,通過 EGG 分析得到的胃慢波異常占比較高(禁食狀態為 70%,進食狀態為 50%)。TEA 已被證明可以持續改善胃腸動力障礙患者的胃慢波,例如 FD(18)和胃輕癱(47)。在這項研究中,我們發現 4 周 TEA 可明顯改善餐后胃慢波。雖然本研究未評估胃排空,但是我們推測胃慢波的改善也可能有助于緩 解 GERD 癥狀。

           Zhang CX 等報道,EA 可減輕 GERD 的癥狀,抑制食管酸反流,并改善 GERD 患者的生活質量(48)。TEA 被證明可以改善難治性 GERD 患者的癥狀并減少弱酸反流和酸反流(37)。在本研究中,4 周 TEA 治療 改善了反流相關癥狀和營養餐引起的飽腹感和噯氣;并減少了緊急 PPI 的使用。如上所述,這些癥狀的改 善可能歸因于食道動力和胃功能的改善。

           眾所周知,胃腸運動受自主神經功能的調節(49)。自主神經功能障礙被認為是胃腸道動力障礙的主要 原因之一(50)。以前的研究報道顯示,FD 患者近端胃排空延遲可能與迷走神經興奮性減少有關,而迷走神 經興奮性的改善可以恢復 FD 患者的正常胃排空(18,51)。在之前的一項研究中,50%的 GERD 患者表現 出嚴重的自主神經功能障礙和迷走神經興奮性減少(52)。與本研究中使用的刺激穴位和參數相似 EA 研究表 明,EA 可通過增強迷走神經興奮性和降低交感迷走神經比率來改善動物的胃動力障礙(16,53,54)。同樣, 據報道,無針 TEA 也可增強功能性胃腸道疾病患者的迷走神經興奮性(18,19)。在本研究中,HRV 軟件被 用來分析迷走神經興奮性(55),我們發現 TEA 增強迷走神經興奮性,我們還發現迷走神經興奮性與 LES 壓 力、平均食管 DCI 和正常 GSW 的百分比呈正相關。這些有趣的發現再次表明了 TEA 改善反流相關癥狀所 涉及的自主神經機制。我們進一步推測 TEA 增強迷走神經興奮性并導致胃食管功能(LES 壓力、DCI、胃 容受性和 GSW)的改善,從而減少與反流相關的癥狀。雖然本試驗沒有研究確切的神經通路,但之前的動 物研究(49,56)表明 ST36 穴位 EA 激活體細胞的傳入神經,并通過脊髓傳入神經向孤束核發送信號。然后 激活的孤立束核處理信號并投射到迷走神經的背側運動核,導致迷走神經向胃腸道的傳出增加。2020 年發 表在 Neuron 雜志上的電針灸研究表明,ST36 的電針刺激能夠誘導后腦迷走神經傳出神經元中的 c-Fos 釋放(57)。

           本研究局限性:1)單中心小樣本研究;2)未評估食管黏膜損傷;3)無長期隨訪觀察。此外,應該 指出的是,參與本研究的患者并不代表西方國家的典型患者群體。在西方國家,GERD 合并 IEM 患者可能 有較高的肥胖/超重率。然而,在本研究中,患者的平均體重指數低于 25。然而,在這項初步臨床研究中 發現的對 IEM 獨特改善作用和對食管動力和胃功能的綜合作用顯示出無創 TEA 治療 GERD 合并 IEM 患者 的巨大潛力。

           總之,本研究進行的短期 TEA 治療可改善反流相關癥狀,增加 DCI,減少濕咽期間無效食管收縮的發 生率,并改善胃容受性和慢波。GERD 患者癥狀的改善可能歸因于胃食管功能改善的綜合作用,而這一綜 合作用是由迷走神經機制介導的。對于 GERD 合并 IEM 患者,無針且可自行實施的 TEA 可被視為一種易 于實施且成本低廉的補充治療。TEA 對 GERD 合并 IEM 患者的長期影響值得進一步的臨床研究。

    研究亮點

    現有認識

    IEM 和胃動力障礙在 GERD 癥狀發生中扮演重要角色。

    目前的抗 GERD 療法旨在增強 LES 壓力或抑制酸分泌,缺乏針對多種病理生理因素的綜合療法。 

    無創性 TEA 已被證明能增強胃腸道的功能。

    新發現

    TEA 改善了反流相關的癥狀,減少了緊急 PPI 使用劑量。

    TEA 增強了食管動力(LES 壓力和 DCI 增加,食管收縮無效減少)、改善了胃功能(胃容受性和正常胃慢波比例增加)。 

    TEA 對各種食管和胃功能的綜合效應可能通過迷走機制介導。




     

    文獻圖表統計內容請關注“邁達佩思”公眾號后回復“TEA胃食管反流”獲取鏈接


    寧波邁達醫療儀器有限公司

     

    電話: 0574-86808886

    傳真: 0574-86808885

    網址: www.meigong520.com

    郵箱: info@medkinetic.com

    地址: 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保稅南區廬山西路167-8

     


    圖片展示

    寧波邁達醫療儀器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浙ICP備20007020號

    技術支持:廣東海訊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 服務器支持:騰訊企業郵

    寧波邁達醫療儀器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浙ICP備20007020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使用企業微信
    “掃一掃”加入群聊
    復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
    亚洲色欲色欲欲WWW在线,97人人操人人妻,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日本